霜心眠

汇聚全球精彩分享
领您探索未知国度

看懂香港局势 梁振英这几篇文章值得一读

编者按:反修例风波发展至今,持续的暴力事件已重创香港社会秩序。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近日在海外社交媒体上的几篇文章,点出了传媒、教育、司法等领域的种种乱象。对于这场风波如何收尾,梁振英也谈了他的看法。

1.青年

香港的青少年大批、长时间参加暴力活动,动力是什么?我认为动力不是良知,更不是爱,而是仇恨。我这样说,是因为我们在暴力中既可以看见他们的仇恨,也可以看见在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散播仇恨的人和言论远远比教导青少年爱和良知的多得多。大家看看香港个别媒体,尤其是网上的所谓新闻,长时间以来的宣扬;看看个别老师的言论就知道了。这也是我认为散播仇恨的老师必须革职的原因,我们必须保护好下一代,让下一代免于仇恨。

这也是我不断提醒大家要警惕社会上有人将青少年激进化。香港社会对青少年人被激进化一直没有注意,更没有研究,但这问题在西方国家已经引起广泛重视和应对。


2.传媒

什么人是记者?我想弄张记协会员证

我们在电视画面上经常见到大批自称记者的人,一字排开站在警察和暴徒之间,香港有这么多突发记者吗?为什么我们在伦敦和巴塞罗那的示威和暴动场面中看不到这么多记者?

感谢叶家文小姐为我们提供了答案。


在前日的警方例行记者会上,自称记者的叶家文因为用电筒照向警方高层以示抗议而被逐;事后她用以进场的“记者证”在网上流传。网上看见,所谓“记者证”,只是香港记者协会编号F200的会员证,不是传媒机构的工作证。

原来没有传媒机构的固定工作,前一日才向记者协会申请会员证的人也是记者,也可以带备道具,大模大样到警察总部干扰记者会。叶家文在记者会上一闹,就成了“媒体宠儿”,她今天在电台节目上暗示是警方人员将她的记协会员证放上网。叶小姐太小看警方了,我对警方的能力比较了解,警方如果要做,能力比将警察家人起底的狂徒大几千倍。

最后想请教记者协会,我编过学生报,长时期投稿中外报刊,做过传媒机构董事,也做过电台、电视台时事节目主持人,接受过几千场的媒体采访,熟悉媒体采访手法。虽然我未读过传理学,但知道不少记者也没有读过传理学,我很想申请一张贵会的会员证,以便在记者会上既向官员心平气和地提问,也客气地质问行家,以带出事件真相,要拿一张会员证,难吗?

我们很想尊重记者,也很想记者尊重自己。


无良的苹果

一个15岁女孩逝世,有谁会比她的母亲更关心死因?竟然是《苹果日报》!

15岁女孩浮尸将军澳,母亲公开呼吁大家停手,不要滋扰家人,让死者安息,让家人回复安宁。《苹果日报》怎样响应?竟然是用头版一版继续质疑死因,效果就是母亲和其他家人继续被伤害,有更多的青少年加深仇恨、走上火线,包括在死者生前就读的学校大肆破坏。

黎智英、苹果日报的编采人员:你们也有子女,你们较幸运的,是香港没有另一家报纸有你们这般无良下流。报纸的编采人员是读书识字的人,为了五斗米,竟然可以折腰至此!在你们的子女面前,你们抬不起头。

香港有这样的报纸,是香港的耻辱。

请停手。

3.教育

给香港中文大学段崇智校长的公开信

段崇智校长:

为了下一代,我们不能这样继续下去,我不是中大校友,但教育兴亡,匹夫有责。

你给中大同学、同事、校友的公开信,只是为了你个人的解脱,用香港的俗话,是“缩骨”、“甩身”之举。

过去四个月的违法和暴力运动,是政治问题和国际关系问题,不是教育问题,更不是任何大学的校政校务问题,学生也不是因为在校园犯罪被捕。被捕的学生是成年人,有家长,还有庞大金钱和律师团队支持,但是各大学的部分学生、校友和教职员以及暴力活动的主事者一直咬着各校校长不放,逼迫校长出席公开质询大会,然后逼迫校方表态支持“五大诉求”,并谴责警方,为什么?这些人要的不是学校的所谓支持,而是通过压迫校长表态,将违法行为反黑为白,在校园内外确立正当性,鼓动更多学生以违法甚至暴力行为和香港“揽炒”。

我们的缺点麻烦您能提出,谢谢支持!